人體彩繪師 膽子夠大 在做中學習

■ 文/吳佳容

因為不想扼殺自己的創作力,鄭喻文意外地找到一條事業出路。原本從事婚紗彩妝造型師的鄭喻文,在工作10多年後,覺得在以實用、大眾審美觀點為前提下的婚紗造型,沒有辦法發揮藝術創意,因此,她就自己去學彩繪、美工,慢慢地開拓出人體彩繪這條商機,現在她自創工作室,主要以接秀、記者會造型為主,並開始做化妝教學,培育人體彩繪新手,年收入達到200萬元以上,不過,除了營收之外,這個工作更重要的意義是,給了她發揮長才的舞台。

 自認個性比較保守的鄭喻文,在圓與緣、瑪格麗特等婚紗業磨鍊了15年,33歲才敢自己出來創業,而且會踏出這一步,還是因為因緣際會的巧合,外面的工作機會自己找上她,讓她有了勇氣單飛。

 其實婚紗造型師的薪水不差,從3萬多元至1 0多萬元都有,像鄭喻文這樣有經驗的老手,每天工作是接不完,有一陣子還過著凌晨下班、凌晨上班的生活。

 她說,賺再多錢也沒時間花用,每天客人一個接著一個排隊做造型,畫都畫不完。她知道對每一個新娘來說,每個彩妝造型都是獨特的,關係著她們一生的回憶,但是就技術層面來說,其實每個造型都大同小異,客人只要美美的妝,並不能接受太多創意。

 為了滿足創作的慾望,她計畫出1本書,因此 2年半前便在外租了一間小工作室從事創作,有時接case自己做,心想只要不虧錢就好了,並不以賺錢為目的。

 鄭喻文說,做這一行「工夫」最重要,不需要什麼資金,其實最大的成本就是房租而已。

 隨著與經紀公司合作創意造型,慢慢打開鄭喻文傳播圈的人脈,生意也就這麼一件件上門了。

 鄭喻文作品包括與其彩繪老師合作的三星新手機發表會的裸女彩繪,自己單飛後的苗栗文旦節的上空文旦辣妹、石器時代電玩遊戲記者會上的豹女等,每一次的作品都為活動造成話題、炒熱氣氛,也為鄭喻文的美麗又栩栩如生的人體彩繪打出了口碑。

 其實,學習彩繪才5年的她,對於彩繪也處於學習階段,但是面對客戶的要求,儘管以前沒有做過,她也是先答應然後關起門來拚命練習,把最好的呈現出來。

 她說,自己出來創業的要件,就是心臟要夠有力,因為技術永遠學不完,膽子夠大、學習態度強,就可以在做中學習,與事業一起成長。

 現在因為生意愈做愈大,她和攝影師男友把工作室移到熱鬧的東區SOGO百貨附近,工作室更有裝潢和規模,因為他們的工作都是以技術取勝,創立「芯葳彩妝攝影」的資金不過30萬元。

 鄭喻文說,現在因為人手不夠,她開始培訓學生,未來一起打拚事業,畢竟一、二個人手難有大發展,這年頭要打團體戰才行。

 不過,人體彩繪的case其實不多,芯葳工作室也難以此維生,因此鄭喻文和男友一方面也做新娘秘書、彩妝、婚禮攝錄影的工作,也做彩繪教學、活動秀展造型、個人及工商攝影等,只要與彩妝造型、攝影相關,他們通通包辦,畢竟創業初期階段,不能挑,要為自己存下更多再發展的本錢。

 其實,學彩妝再自己獨立門戶開工作室的人不少,但是能成功的並不多,鄭喻文說,這主要有二個原因,一是技術還不夠純熟,二是業績量不足,像她和男友在彩妝和攝影業界都是 10幾年經驗的老手,所以在技術上沒有問題,但是在尋找客源方面,鄭喻文也是邊做邊學,除了舊有人脈,也要開拓新客源,一開始她自己的作品放上網路,並且自己親自去拜訪各經紀公司,一點一滴把新工作網路搭建起來,只要有實力、有積極的態度,成功與否就是時間的問題而已。

【2004/05/11 工商時報】